• 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 明星偶像  »   与主播做爱 -- 林燕玲 &
    与主播做爱 -- 林燕玲

    与主播做爱 -- 林燕玲

    毕业于香港科技大学生物化学系,曾是香港TVA电视的新闻报导员,于2004年开始为TVA及STARDB报导新闻。由于她以前有一撮头髮像小飞侠阿童木般,故坊间有「小飞侠」的花名。主要是负责报导衞生和教育有关的新闻。林燕玲是拥有清新脸孔,非新闻系出身的主播。迅速晋身为六点半新闻报道主播而被受关注,引起了一场舆论小风波。 林燕玲曾于2005年8月6-7日报导六点半新闻报道,其后离开TVA新闻部,成为六点半新闻报道最短的主播,资料上显示她是一个人在租房子住。一个人在租房子对于我的行动是利多,因为不用浪费力气去解决其他人,只要我刚学到的开锁术不失灵的话,我应该轻轻鬆鬆的就可以好好的品嚐一下这个主播了。

    三天后,我去到她家门口,在确定了里面没人之后,我慢条斯理地把百合匙拿出来,在丝毫不费吹灰之力的情况之下,便打开了她家的锁,顺利地溜了进去参观。在我仔细地观察完她家的环境之后,我先把DV装在主人房的隐蔽处,以便拍下待会的大战,之后我便躲起来静静等待猎物上勾。

    林燕玲在新闻报告完了之后,跟工作人员一起到KTV唱歌,到了九点多钟,林燕玲觉得有些累便先行离开,她回到公司为她租来的房子时已经十点多了,今天工作了一整天,满身大汗,因此她一回到家里便马上把衣服脱了,準备到浴室洗澡。

    我蹑手蹑脚的走到浴室门外,用钱币轻轻把浴室的门锁打开。我隔着小缝偷看浴室里的林燕玲,她已经进了浴缸,并拉上了玻璃门洗澡,但由于玻璃是半透明的,她美好的身裁还是会若隐若现地反映在玻璃门上,鲜红白嫩的双乳、纤细的柳腰、修长有美感的大腿、洁白的肌肤,还有下腹发出的黑色光泽,使我眼睛里充满了慾火,我知道我这次的选择绝对没有挑错对象。

    等玻璃门拉开时,林燕玲已经围着浴巾,我感到非常失望,不过她忽然慢慢的把浴巾解开,她拿着浴巾轻轻抹着乳房上的水渍,34C的奶子在我面前晃动,乳头也随着摆动,真是波涛汹涌。等到抹下半身时,两个圆圆的屁股转了过来,好白好光滑,林燕玲转身把一条腿跨在浴缸旁,轻轻抹着大腿,但她这姿势却变成把两腿分开,将私处正对着我,她那迷人的嫩穴上,柔柔软软的阴毛上还残留着不少水珠。

    林燕玲就这样慢慢地把身体抹乾后,才裹着大浴巾出房间,我赶紧躲起来。她身上仅用一条大浴巾包住,胸口上的两个饱满的乳房好像要跳出来似的,走起路来抖跳不已,她盘腿坐在床上,搔弄着头髮,两条雪白修长的大腿毕露,令人看了晕眩。她开始擦起了她的护肤霜,她先把护肤霜擦在奶子上,把两个奶子弄得一抖一抖的,看得我眼花撩乱,跟着她把护肤霜擦在她那修长白晢的玉腿上,还有她那小巧的脚趾上也抹了,就这样不断地抹,抹了很久,我的血液不禁加速流动,我看得差一点喷出鼻血来。擦完护肤霜后,她穿了一件性感睡衣便一躺,开始睡了起来。我耐心的等着,直到她开始发出微微的打呼声,我才悄悄的爬出了我所躲藏的衣柜,我站在她的床前才发现,原来她那睡衣胸口空隙很大,稍侧身两个34C乳房就走光,她穿的那条内裤也很鬆身,她每动一下腿,我就能从她那空隙看到她的大腿根部内侧,甚至连阴毛也能看见。

    我伏下身,伸手去解林燕玲睡衣的钮扣,她不转身本来也没甚幺,不过过了一会儿,她又转身侧睡,睡衣完全鬆开,整个奶子抖了出来,在我面前晃动,34C是有够大的,她睡的很死,完全没有醒来,她又翻一了下身子,结果两个奶子便大刺刺地暴露在空气中,她的乳头还尖尖的竖起。

    我看她没反应,就轻轻把她奶子揉动起来,真正点,她的奶子有够软的,我另一只手正慢慢伸过去要摸上另一个乳房,林燕玲发出梦呓:「别弄我……」吓得我两手一起缩回,蹲下去床边,我的心跳得很厉害,这一次真是刺激。过了一会,见林燕玲又不动了,我又站了起来,我看到她的内裤两面只靠一根绳子绑着,那是一个活结,于是用手一拔,整条内裤鬆开,我稍稍把内裤往下一拉,整个屁股都露了出来,我弯低身子仔细看,她的私处又暴露在我面前,小穴看得清清楚楚,整个黑毛毛的私处露了出来。我伸手到林燕玲的私处摸着,越摸越大力,她轻轻「嗯」一声,过了不久见她根本没有醒来,就搓弄起来,她又轻轻「嗯」一声,小腰扭了几下,我又伸出中指插入她两腿间,林燕玲开始有感觉,梦呓说:「别再弄我,让我睡……」

    林燕玲开始清醒,一开始她还以为是她男朋友在弄她,却忽然想起己经和男友分开了一段时间,她张开眼睛看到一个陌生人在玩弄着她的身体,吓得呆了好一阵子,张开嘴不知道要说甚幺。我连忙用手捂住她的嘴,她用力挣扎着企图要挣脱我的怀抱,但我的力气实在比她大得多了,任她如何用力也无法挣脱,最后她用力咬了我一口,我吃痛将她推倒在地上,林燕玲摔倒后忍痛爬起便想夺门而出,哪知道我早已洞悉她的心意,先一步挡在门口将房门锁上,同时我手上多出了一把锋利的刀。


    我说:「别大声吵,你再叫我一刀桶死你再姦尸……」林燕玲本来还想要挣扎,但看到我不像说笑的,于是又软了下去。我看她乖乖听话,便把林燕玲从地上拉了起来,把她推到窗台上伏卧着,一手握着她的大奶子使劲地揉搓着,她还想反抗,但不敢太大声,我另一只手已摸到她的小穴那里,食指和中指硬塞进去,林燕玲轻轻「啊」了一声,她怕我听到她的呻吟,忙用手捂住自己的嘴。我不理她,继续挖她的小穴,弄得她全身直抖,不断扭来扭去,全身软了下来。

    我开始用嘴去吻她,弄得她「吱吱唔唔」,她的小舌头已经吱唔到嘴巴里去,我的手不停地抓握着她的奶子,把乳房搓圆变扁搓来弄去的,像在搓麵粉那样。原本凹陷着乳头,埋没在红润的乳晕里,现却被我低头用牙齿咬出来吸舔,慢慢使它勃硬,仔细地舔舐每一个部位,左手还不停的抚弄着另一个乳房。只这幺连续几下,林燕玲已经开始闭着两眼,皱着眉毛,微微张着小嘴,还伸出一点舌头,满脸淫蕩的表情,还要拼命装矜持,叫着:「不要,不要……」

    林燕玲一向很注意自已的脚,每天花很多时间在于脚的保养上,我被她那对脚吸引着,我改成含咬着林燕玲的脚趾头,用嘴把林燕玲右脚食指上的脚出来,接着我开始吸舔着她那有着白嫩脚背、粉红色脚板、一根根整齐滑嫩的脚趾头、柔若无骨的玉足。我疯狂的吸舔着她那刚洗乾净带着微微薰衣草香的小脚、脚趾缝,还不停的用手搓揉着她的脚趾,把她那白里透红的脚趾吸舔得红通通的,她被我舔得「哼哼啊啊」地叫了起来。我见林燕玲的淫水不断涌出,便把头埋在她双腿之间,用舌头舔吸着,当舌尖碰到她的肉豆时,她全身都抖颤,淫水又再涌了出来,还流到屁股上。我见是时候了,我把林燕玲两条修长玉腿给强曲起来,膝盖贴在大奶子上,整个人像个肉球那样,我把龟头对準她的小穴,腰一挺,整根阴茎已经塞进林燕玲的细嫩小穴里,还不断向里面挤着,直至全根没入为止,然后就开始抽送起来,房里充满着当我的肉棒挤进林燕玲体内时发出的「噗嗤、噗嗤」声。(她果然不是处女,不过还好我早就猜到了!)

    我把林燕玲抱到沙发上换成侧躺姿势,把她的右脚含咬在嘴里,继续抽干着,一次又一次地重重插进林燕玲的阴道深处,她现在不但口里呻吟不绝,大半阴毛也都因为沁出的爱液而泡得湿湿的了。这时林燕玲已经舒服得全身酥痲,只见高翘在沙发上的那只美丽小脚,粉红柔嫩的脚趾在那儿一张一弯的动着。

    林燕玲沉醉在我强烈的抽插攻势中,她的臀部不自觉的高高翘起,我抓紧她的腰用力的前后抽送,每次向后抽出的时候,都用阴茎带出一些淫水,从她大腿内侧徐徐地流下,她不断的娇喘着并扭动诱人的身躯。我用手摸着她那两个圆圆的屁股,我试着用手指沾满她蜜穴里分泌的爱液,慢慢在她漂亮的菊花蕾里轻轻抠弄,把食指压在林燕玲的屁眼上,用中指挤进那狭窄紧缩的小屁眼里,感觉那里的紧缩的压力与湿热。

    由于林燕玲早就不是处女,因此阴道早已不像处女般的狭窄,既然前面的洞不能满足我,我便转移阵地,转攻后面那块处女地。我把龟头对準位置,插进林燕玲的菊花蕾里,由于刚才在干小穴时,林燕玲的肛门已经被淫水滋润了,所以我的龟头才能顺利的硬撑进她的菊花蕾里。

    林燕玲感到肛门传来一阵撕裂般的剧痛,她忍不住大声痛叫说:「啊……好痛……哎呀!」我看见林燕玲惨叫后更加兽性大发,用力抽动在她的屁眼进出,林燕玲那窄小的菊花蕾在我如此摧残之下,菊门口开始出现血丝,她痛的声泪俱下求饶说:「拜託……饶……饶了我吧!我受不了……好痛啊!」

    我开始很有技巧的以龟头磨擦她的屁眼缓缓前进,我双手也没闲着,轻揉着她尖挺的奶子,双重攻击的手法下,林燕玲的小穴里淫水有如泉水般涌出,直把她的一颗心逗的又骚又痒,口中的痛呼声也变成阵阵的诱人呻吟声。只见林燕玲双颊绯红、媚眼如丝,慵懒无力的说:「嗯……好热……好痒……哼……啊……」紧窄的屁眼把我的阴茎夹得滴水不漏,阴茎就像浸淫在一缸暖水内似的,舒服异常,身下的林燕玲也开始不断大声的浪叫。

    林燕玲的浪叫声随着阴茎的抽插忽急忽缓,搞了十几分钟后,她转而紧紧的抱着我,林燕玲和我更紧密的结合在一起。如此令我更加受不了,我用双手紧抓住她的屁股準备作最后的冲刺,我喘着气用尽了所有的腰力向上刺,每一刺都直抵屁眼深处,抽插越来越快,我终于忍不住要爆发了,一股温热的精液射入林燕玲的屁眼深处,残余的精液自她的菊花蕾流下。

    这时候林燕玲已经舒服得全身酥痲,慵懒无力,小嘴微微张着,满脸愉悦的表情,看到她那香舌轻轻舔着双唇的性感模样,我不禁将我软掉的阴茎从她的屁眼拔出,拿到她双唇的位置,她用细嫩的手指握着满是爱液的肉棒,温柔的上下揉搓,轻轻的含在嘴里,用嘴唇吮了又吮,她用舌尖顺着肉棒的背侧来回舔拭,还用香舌轻轻抵住我的马眼,挑动着我最敏感的部位。我的弟弟在林燕玲出众的口技挑逗之下,迅速恢复元气,在她的小嘴里不断胀大。

    林燕玲这时把我勃起的肉棒完全吞入嘴里,我开始在林燕玲的小嘴巴里做起活塞运动,这时她躺在沙发上,我就从上面把阴茎塞进她嘴里,屁股一沉一沉,把阴茎不断插进她的嘴里、喉间,弄得她发不出呻吟声,只能「唔唔」地叫。抽插个百来下后,马眼酥麻感渐强,我抓紧林燕玲的头用力加速的插个十来下后,马眼一鬆,一股脑的精液射向林燕玲的口中。

    我把阴茎抖动个七、八下,两腿一软转身倒卧沙发上。林燕玲趴下舔起我湿漉漉的阴茎,足足舔啜了五分钟才舔乾净,直爽得我要叫救命,一丝丝精液缓缓的从林燕玲口中流出。林燕玲再主动以她的小香舌舔着龟头上的残迹,她很有经验,全舔在龟头的敏感地带,令我的阴茎再次硬直起来。我继续不断在林燕玲身上的三个洞轮流抽插着,在又射了两次之后才拖着疲惫又满足的身体离开林燕玲的住处,在我离开的时候,林燕玲已经因为今天实在太累了,脸上带着满足的笑容睡着了。